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li的博客,心灵之旅,生活的感悟

心灵的独白,琐事的记忆,文字的留痕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就像一本书。 好女人也是本书,而且是本无字的书,不同层次的人读起来有不同的含义。君子读来淡若水,小人读来行同色,智者读来成知交,慧者读来如品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juli摘>恋爱婚姻的经济学分析  

2007-12-06 22:24:46|  分类: 女人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重申明,此为转载,要看原文,请去此地~~~

http://672290127.blog.sohu.com/20406536.html

一本正经地用看似枯燥的学理来分析生活中的世俗之事,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把婚姻关系看作一种契约,用合同法的理论来分析婚姻的缔结、存续和破裂,自觉甚是有趣。借此闲情,用具有“帝王学科”之称的经济学来分析一番婚恋行为,一来调侃自己,二来娱乐看家!

一、关于恋爱

男人和女人之间为何要谈恋爱呢?这是我要解释的首要问题。在曼昆(N.Gregory.Mankiw)的《经济学原理》导言里,提到了经济学的十大原理,其中第五个原理是:贸易能使每个人状况更好。贸易使每个人可以专门从事自己最擅长的活动而无后顾之忧,通过与其他人交易,人们可以按较低的成本获取所需。

毫无疑问,我认为男女的恋爱关系就是一种贸易,特殊的贸易行为。对男人和女人进行解构,我们将发现男人和女人在生理上,心理上以及其他方面存在着诸多的差异。男人有强健的体魄,充沛的精力,阳刚的气质和奋发向上的事业心,他可以在女人伤心脆弱的时候提供厚实的肩膀和温暖的臂弯;他可以在女人脆弱无助的时候果断地为其做出抉择;他也可以在女人逛街的时候充当廉价的苦力和称职的保镖。而女人呢?她们有娇美的容貌(情人眼里出西施,每个女孩都是天使),温婉可人的习性,善解人意的举止,她可以给男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欣喜感,可以照顾男人七零八碎的生活,可以给男人以细腻缠绵的关爱。我们不难发现,男人所拥有的许多特质是女人所不具有或相对缺乏的,且一旦获得或增加会受益良多的,反之亦然。双方无疑都对对方存在需求,又能供给对方之所需的,但由于供需的客体即产品在客观上具有人身属性,于是交易行为的产生只能是双方的结合。因而,男女恋爱关系的确立,即双方成为男女朋友,这是一种经济学上的交易行为。交易可以使双方都获益,因为它使人们可以专门从事他们具有比较优势的活动。比如,男人可以在外面奔波奋斗、开拓事业,女人则可以在家里相夫教子,照料家庭事务。这也就是古代“男耕女织”存在的合理性之所在。

当然,用马斯洛的五项需求理论来解释男女间的恋爱也是可以成立的。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很容易发现,男人是花心的,而且花心的男人总是越来越花心。为什么男人会花心呢?这涉及到成本和收益的问题。男人追求女人,这在法律上来说是一个要约与承诺的过程,在经济学上则是投入的成本与产出的收益的关系。我们都知道,或者也曾亲身体验过,谈恋爱是一项投资巨大的系统工程,包括时间,精力,金钱,甚至有人把学习成绩也给搭上了,这一些就是男人追求女人的成本,当然,并不是全部成本。

我们也知道,索斯蒂.特尔玛的平均总成本曲线是U形的。平均总成本是平均固定成本和平均可变成本之和。平均固定成本总是随着产量的增加而下降,因为固定成本被分摊到更多量的产量上。而平均可变成本由于边际产量增减一般随着产量增加而增加。U形曲线是固定成本与可变成本相互作用的结果,以有效规模的产量为限,小于这一数量时,成本曲线下降,超过时则上升。

把这一原理套用在男女的关系之上。当男人只找一个女朋友时,其所有的投入都是拥有这个唯一的女友的成本;当其花心地找第二个时,则其固定成本被平分;找第三个时,三等分。虽然可变成本增长,但固定成本被大幅度地平摊,这种行为经过计算无疑是经济的。在收益方面,男人找到第一个女友时,他得到了拥有女朋友普遍应有的一切,这是他的全部收益;找到第二个时,他不仅得到了另一份同等的收益,而且得到朋友圈子的仰慕,推崇;找到第三个时,他可能因为“博爱”而成为交际圈子里的知名人士(这种情况在当前价值观异化的社会里,是不鲜见的),这些都是他的收益。因而,作为一个理性的人,在成本降低,收益增长的前提下,想让他不花心都难。

那么为何又会是越来越花心呢?这与有效规模是有关系的。在没有婚姻的束缚,没有法律的介入的前提下,几个女友才是有效规模呢?我目前尚缺乏有效的统计数据,但数量绝对会是令人震惊的。在数量未及有效规模之前,花心的男人总是越发地显得贪婪,他们采花,他们猎艳,他们精心地打造“规模效益”。因此,恋爱阶段的女人见识到的花心男人总是越发地显得花心,因为这时候的花心男人的女友数还没有达到“有效规模”的程度。

接着往下,成本曲线是上升的。当上升的成本足够高昂时,有的人会支撑不住,有的人会晃然觉悟。于是,“金盆洗手”,“浪子回头”便这样产生了。

当然,有两种特殊情况也是可能的。一个是机会成本引发的多次博弈。即男人追到一个女人之后,发现他本来可以追到一个比现女友更好的女人。于是他心理不平衡,总是期待得到补偿,进而铤而走险地走上“不忠”的花心之路。另一种情况则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道德风险。即男人的女友很漂亮或人缘很好,经常有与异性单独接触的机会,于是男人吃醋,进而越是往坏处想,越想越窝囊,在女友并未出轨的情况下,由于双方的沟通不足,男人在报复心理的主导下,找了别的女人用以 “对抗”女友的“道德风险”行为。

二、关于结婚

婚姻关系在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关系,结婚是一种自愿的契约性联合,是某种意义上的合同行为。那么,男人为什么要结婚呢?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这种行为岂不是既不浪漫也不理性的非经济行为吗?

记得有人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没有婚姻的爱情将死无葬身之地,这无疑是一个真理,可惜并不属于经济学范畴。

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结婚行为是有一点难度的。因为我们不得不引入一个新的参考坐标:法律。结婚是一种法律行为。没有经过登记,领取结婚证的“事实婚姻”只能算是一种男女同居或曰共同生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我们再次重申:人是理性的经济人。因而,当某个人,包括男人和女人,当他们对婚姻的预期效用超过恪守独身、继续保持男女朋友关系,或者继续寻找更合适的结婚对象所带来的效用,那么他就会决定结婚。当结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就会亲自或者通过居间商(婚姻中介人,媒婆)与另一方接触,谈判,这期间也许包括询盘,报盘,还盘等诸多环节。然后双方达成和议,于是结婚。通过结婚这一法律行为,法律对双方的人身和财产进行明晰的产权界定,促进这个新组成的小家庭有效地开发和利用现有各种资源,维持并促使既得收益的“保值,升值”;同时对成年社会里的“男女情感市场”的“市场秩序”进行维持,防范并防止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包括第三者)的突发。

那么,既然婚姻是一个合同,也就是说结婚的对象并不唯一,是可以有选择性的。选择什么样的结婚对象呢?经济学同样能够给你一个答案。

看过一篇文章,作者很有创意地用数学模型的方式计算并且归纳出了男女所适配的结婚对象的薪金收入对应关系。这种做法有其创新性,但局限性是无法克服的,男女的婚姻,除了双方的工资收入外,还有许多需要引入加以考虑的社会家庭变量。

婚姻是一个合同。合同天生具有损益的属性,即可能亏损也可能获利。因而婚姻逃脱不了两种因素的操控,即风险与收益。经济学上讲,收益越大,风险越大,这同样适用于婚姻关系。假设一方想联姻家世等条件优越自己许多的另一方,那么对于这样大的预期收益,她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的。因为这样的婚姻往往是不容易成功的,她有可能获得幸福,但她承受婚姻失败的风险的可能性是更大的。诸多港姐嫁入豪门后的哀怨生活即是明证。这样的结论并非缘于腐朽传统的阶级观作祟,而是男女双方悬殊的教育背景、家庭传统、消费品位及价值观往往是难以调和的。

收益越大,风险越大,那应当怎么样来控制风险呢?风险是不可避免并且难以控制的。唯一的方法,就是降低对收益的预期。对风险与收益的幅度进行调控,达到可以接受的衡平状态,就是有着可观的收益,同时又能独立承担风险,消灭风险带来的消极后果而不对自己造成大的创伤或损害。

这就是一种衡平的婚姻选择,用通俗的语言描述,就是门当户对。所有的“政治联姻”都在一定程度上基于这样的考虑,所有的“贫贱之妻不可弃,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贫苦夫妇也是这个道理的体现。

灰姑娘与王子的浪漫故事毕竟只是个童话,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现实的生活中,遵循门当户对原则的婚姻才是常态也是相对多数的。大学里的许多情侣在学校里忘乎所以地恋爱,毕业后不得不面对残忍的分手结局也可以说是这一原则的反向作用。

当然,经济学是允许例外情况的。因为承担巨大的风险,而获得良好的收益也是可能的。最有力的例子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穷书生。在古代,嫁给穷书生是需要勇气的,如果屡试不中,则委实生活无着,因为书生确实是手无缚鸡之力,连拿锄下地的力气都没有(这与现今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境况一致,高不成低不就)。当然,承受这么大的风险,一旦书生高中状元,则夫贵妻荣,从此生活无忧,这也算是大风险带来的大收益。但这是少数,陈世美的反例始终是人们心中的一道槛。

三、关于离婚

离婚是我不愿过多谈及的话题。去年夏天在一个基层的法院实习调研过一个月,大量的离婚案件使我震惊。晚上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依然常常会想起法官审判时问离婚当事人的小孩想跟爸爸过还是跟妈妈过,小孩稚嫩而无辜的回答声:我要和妈妈在一起,爸爸喜欢上了坏女人,他不要我们。

离婚是件悲哀的事情,用经济学上来解读,当婚姻的一方或双方认为重归独身或另行婚配的预期效用大于离异的效用损失,包括骨肉分离、家庭财产分割、法律费用的支出及其他的损失时,他们将运用各种方式,终止婚姻。

有没有有效的方法控制或减少离婚的发生呢?现有法律的回答是苍白的,古代的“七不去”制度(七种法定不能休妻的情况,包括妻子患恶疾,无娘家可归等情况)已不适应高度文明的今天。经济学的分析也是缺乏操作性的,毕竟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认为应当通过经济与法律的配合。重新设定离婚的法律成本,以降低可避免的离婚的发生。禁止离婚是不可行的,因为禁止离婚制度下的择偶错误成本将远远高于允许离婚制度下的择偶错误成本。这对不得不离婚的人来说是粗暴而不公平的,因为婚姻之中不可避免可能存在性欺诈(男性ED),疾病欺骗,及家世的隐瞒等。而广泛地自由地允许离婚,这是对婚姻神圣性和稳定性的损害,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助长了离婚的盛行。

因而,通过法律和经济学的通力配合,制定更为科学的、严格的离婚法律,把离婚的法律成本提高到一定水平,从而在不损害婚姻质量的前提下挽救和维持一些婚姻,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写这篇文章,纯粹出于自娱自乐。对于经济学,我并不精通;关于婚姻,我也尚未经历过。如同京剧票友,亮两嗓子自己过把瘾。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是绝妙是荒唐!

呵呵,不管了……

PS:1、文中关于男女的设定,是为了行文的方便。任何前提下的男女假设都是可以颠倒的。特此交代,以免冒犯女权。

2、本文乃信笔之作,纯粹是玩笑而已,不代表本人的婚恋观,特此声明。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